乍看臺灣電影長江後浪推前浪,只見一朵朵的浪花,前仆後繼、推波助瀾、【傾瀉】而出,創造國片電影觀眾一波又一波的新高潮...
波濤
潑出
傾瀉

臺灣電影後浪潮 - 電影上映.浪傾瀉

乍看臺灣電影長江後浪推前浪,只見一朵朵的浪花,前仆後繼、推波助瀾、【傾瀉】而出,創造國片電影觀眾一波又一波的新高潮...


所有影片 】【 動畫長片 】【 紀錄片 】【 劇情長片

上映日期 2016/09/30

海的彼端

(After Spring, the Tamaki Family, 2016)

Official [ Website | Blog | Facebook Page | YouTube Channel ]

製作 / 木林電影有限公司、Siglo 株式會社 (株式会社シグロ)、原子映象有限公司

導演 / 黃胤毓

出品 / 木林電影有限公司
發行 / 目宿媒體股份有限公司

2016 臺北電影節首映

日本沖繩八重山諸島,臺日國界間的邊陲、沖繩,美軍政府統治下的 30 年無國籍之地、日本,無法說出自己來自何方的現實世界、臺灣,長年隔著海卻回不去的家鄉。為了生存,為了更好生活的想望,日治時期,臺灣中部一群鳳梨農工,出於自願或迫於無奈,放棄了熟悉的土地與家園,離鄉背井前往一個陌生而充滿未知的國度,距臺灣三百公里外的小島開墾。這群臺灣移民曾經既不被當成日本人,也不被當成臺灣人,然而卻胼手胝足、篳路藍縷,一路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家園,只是這首交織著汗水與淚水、希望與傷痛的生命謳歌,長久以來淹沒於動盪不安、風起雲湧的近代臺灣歷史當中。

2015 年春天,分散在東京、名古屋與沖繩各地的玉木家族成員,一起回到沖繩石垣島,聚集在二哥經營的四層樓青果屋,準備慶祝玉木奶奶 88 歲大壽,100 多人的家族盛宴,讓小小的空間突然又擁擠、熱鬧了起來,換上盛裝的玉木玉代奶奶,笑得比過往都更加燦爛。走過大歷史的洪流,等待了無數個春天,玉木家終於迎來了平和的人生晚景,兒女們計畫帶著身體日漸衰弱的老母親,也許是最後一次重返戰前的家鄉臺灣。

玉木玉代奶奶本名石玉花,20 歲的時候嫁給了本名王木永的玉木真光,闊別南投老家隨著丈夫來到石垣島打拚,在這裡養兒育女,一待就是一輩子。玉木真光原本是彰化鳳梨農民,日治時期,在臺灣總督府諸多政策變革之下,為了謀生,出走到沖繩石垣島開墾。原本看似一片光明的前景,卻因為二戰戰火無情的延燒而面臨瓦解,石垣島上共同創業的 60 餘戶臺灣鳳梨業者,不得不放下積累 10 多年的耕耘,在美軍空襲四起的夜裡搭上逃生船,空手回到基隆港,也正是這一次的返國,玉木真光認識了妻子,兩人在戰末、臺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一連串戰亂與變動之間幾經波折後,終於再度前往石垣島,靠著一畝鳳梨田開始打拼。

經歷日治、二戰、臺灣光復以及沖繩回歸日本一連串戰亂與政治變動,玉木一家人數度在兩個島嶼之間漂流,在兩種語言、兩個名字、兩種國籍之間拉扯,如同所有沖繩臺灣移民的第二代,7 個孩子們成長過程裡不斷面臨著身分難題。然而血緣裡的溫暖,總會在心中逐漸滋長成無以名狀的懷念與認同。第三代的玉木家孩子,雖然外表已是徹底的日本人,住在東京,組了個搖滾樂團,但在舞臺上「我是石垣島出身,臺灣混血的慎吾!」,玉木慎吾這麼喊著。

走過大歷史大時代的玉木阿嬤,如今有 27 個孫子、40 個曾孫,成為八重山臺灣移民中最大的家族。基隆港與石垣島之間僅僅 260 公里的距離,關於玉代家族與所有沖繩臺灣移民的漂流歷史,就像那在兩個島嶼之間來回持續拍打的海浪,曾經年少的如今也都已經長成。2015 年初春,屬於家族的春假一周,玉木家隨著母親日漸斑駁的回憶,重新踏上一趟未曾有過的追尋記憶之旅,跨越 80 年臺日歷史糾結與苦難的滄桑家庭、關於臺灣移民在八重山諸島的歷史與生活,玉木家孩子們如今走過萬千,而一場屬於家族的盛宴正開始…

標籤:

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

回主頁面